今夏最刺激的恐怖电影,如果敢出声,你就等死吧

盛夏和恐怖片是标配,无奈国产恐怖片并不给力,想在国内电影院看一部优秀恐怖片真的太难了!

就没有一部精彩的恐怖片让我们在夏天降降温吗?别急,八月唯一恐怖片——《死寂逃亡》即将上映,“发声即死,怪兽吃人”,你敢看吗?

影片讲述了一个关于异兽漫天袭来的恐怖故事。

一支科考队意外凿穿了隔绝洞穴的石壁,释放出了循声吃人的灭世怪兽“蝠蜂”。它们依靠听觉袭击猎物、捕食人类,致使全球陷入末日般的恐慌。

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:不要发出声音。任何细微的声响和风吹草动,都会引来漫天遍野的蝠蜂。

就是在这个超级恐怖物种的围攻下,16岁的失声少女艾丽一家,开启了逃亡之路。

不同于其他恐怖电影将刺激点放在视觉上的惯例,《死寂逃亡》“发声即死”的设定,营造出一种末世氛围,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传递给观众。

声音是人类最重要的沟通方式,《死寂逃亡》的全面“失声”,不仅阻断了角色们的互相交流,更让影片中的滴水声、咳嗽声甚至婴儿的哭声都变得异常可怕。

这种压迫和惊悚,不仅穿透了视觉,还将听觉和感觉联系在一起,让观众体验全方位的毛骨悚然之感。

循声而至的嗜血怪兽,更让这种“无声杀机”压抑感倍增,足以看得观众脊背发凉。

尤其配合成群结队的蝠蜂在头顶盘旋以及它们袭击人群的镜头,不仅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,还能勾起你心底的深深寒意。

不同于大多数恐怖片人类自己作死的设定,《死寂逃亡》虽然背景是末世恐怖,却没有以牺牲角色的智商作为代价。

反之,它逆其道而行,主角一家人都双商在线,尤其小聋女艾丽,更是能凭借敏锐的观察力,在极端环境中迅速分析当下状况,并找出最优的解决方案。

正因为可以与高智商的人类周旋,才能体现出怪兽的强大。

《死寂逃亡》中,强大怪兽带给人们的,是囿于恐惧而无法逃脱的绝望,和面对死亡却不知它何时来临的恐惧,片中主角面对这些境况时的真实反应,仿佛让我们看到了自己,代入感超强。

作为一部出色的恐怖电影,《死寂逃亡》不仅仅能刺激你的感官,飙升你的肾上腺素,细细深究,它恐怖的外壳里裹藏的,其实是现实命题下对人类及环境更深层次的反思。

一路上,艾丽一家人不仅要面对吃人的怪兽,更要面对不怀好意的坏人。越是在极端的情况下,人性越经不起考验。面对外在环境的威胁,人类往往先死于内斗。

而比起蝠蜂,这些阴暗的人才更加可怕。

因为你可以清楚明白地知道蝠蜂怕什么、怎么攻击,却永远摸不清一个人的真正目的,以及他达到目的手段能不堪到什么地步。

除此之外,与许多优秀的末世科幻和恐怖电影一样,《死寂逃亡》对工业社会发展的最终命运做出了反思,对人和自然相处的方式也做了自己的探讨,而这些,是大多数分账恐怖片所缺少的社会和人文关怀。

我们似乎从来不缺恐怖片,因为每个月都有不止一部的国产恐怖电影,打着恐怖和惊悚的旗号,做着博眼球和擦边球的丑事。

当我们对比《死寂逃亡》反观自身,会发现,如何在流水线上打造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优秀恐怖电影,是内地恐怖片主创们亟需研究和探讨的命题。

《死寂逃亡》之所以能够如此精彩,也正是得益于其强大的幕后阵容。

讲真,能看到这个阵容组合,票钱就已经值回来了。

影片导演约翰·R·莱昂耐迪曾和恐怖片鬼才温子仁多次合作,作为温子仁御用摄影师,经典恐怖片《招魂》、《死寂》、《非法制裁》的摄影都是出自约翰之手。2014年他执导的恐怖片《安娜贝尔》连创佳绩,在全球斩获超过2亿美元票房。

而负责影片中特效制作的则是全球顶级视效公司Mr. X,该公司曾完成包括《水形物语》、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等多部商业巨制的特效工作。为了将异兽蝠蜂“真实”地搬上大银幕,Mr. X团队特意聘请了生物设计师共同研发,一切参照着爬行动物来设计,力求从蝠蜂的造型上给观众带来一种有机、真实的感觉。

而这种真实,唯有在电影院看过之后才能体会得到。

《死寂逃亡》中的蝠蜂毕竟不同于哥斯拉,真实生活中并不存在,也不同于侏罗纪恐龙,很久以前就已灭绝。

它们像蝙蝠、又像鸟类,像活在电影里、又像存在于真实世界中。它们从不单独行动,常常群起而攻之,那种铺天盖地的嗜血怪物朝你扑来的阴森和绝望,只有在电影院才能真实体会到啊!

值得一提的是,很多人会将《死寂逃亡》与《寂静之地》对比,事实上,《死寂逃亡》是改编自蒂姆·莱伯恩的小说,而小说早在2015年就出版了,比《寂静之地》上映时间早3年之多。虽然内核相近,但剧情方面还是有很大发挥空间的,毕竟“无声”跟僵尸、病毒相比还是相对新鲜很多。

8月30日是《死寂逃亡》上映的日子,它不仅是暑期档唯一一部怪兽恐怖电影,更能帮助大家给炎炎夏日做个清凉的结尾。

看了两个月热血《哪吒》,是时候去电影院换换口味降降温了,不妨来一场《死寂逃亡》~!!

(文章来自:电影烂番茄)

电影资讯 死寂逃亡

有用 (6)

评论加载中...